蔚来固态电池供应商猜想:清陶已“出局” 辉能、宁德时代“二选一”?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1月9日的NIO Day上发布能量密度高达360Wh/kg、续航里程超1000公里的固态电池消息后,旋即引发了业界对蔚来固态电池供应商的猜想。

“固态电池小试已经达到了技术要求,但现在市场猜测的信息都不准确。”1月10日,蔚来汽车创始人、CEO李斌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蔚来汽车与固态电池供应商之间有着非常紧密的合作关系,且肯定是业内最领先的公司,“但现在还不方便提”。

在业界开列的蔚来固态电池潜在供应商的名单上,包括此前被传已选定的清陶能源、与蔚来签有合作协议的辉能科技,以及蔚来现有合作伙伴宁德时代,甚至长城旗下的蜂巢能源也位列其中。

清陶出局、辉能上位

“清陶基本可以确定已‘出局’。”1月10日,有熟悉动力电池领域的行业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清陶能源总经理李峥日前曾在微信朋友圈的一条留言中表示“清陶无此计划”(指与蔚来的合作),“由此,辉能和宁德时代大概率都有可能。 ” 2019年8月,蔚来汽车曾与辉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按照协议,双方以打造采用辉能MAB固态电池包的样车为短期目标,未来随着样车的下线,双方将对固态电池包生产合作进行更为深入的讨论。

根据辉能官网描述,MAB固态电池包为采用了BiPolar+(电芯内部串并联等)、S-Inlay(直线堆栈)与Logi-Pack(内建侦测系统)技术,针对固态电池的高安全性、高散热能力与机构特性而开发出的一种全新封装方式,并计划在2022年以不牺牲安全性、具经济可行性的方案创造出续航里程与燃油车相当的高能量密度电池包。 这一时间节点,恰与蔚来此次透露的150度固态电池包将于2022年第四季度实现交付相吻合。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辉能的MAB电池包本质是一项提高电芯成组效率的封装方式,一定程度上类似于宁德时代的CTP和比亚迪的“刀片电池”。与此同时,辉能的固态电池是真正意义上的固态电池,为氧化物体系的锂陶瓷电池;而蔚来此次发布的“原位固化固液电解质”电池则为“半固态电池”。

固态电池的核心为电解质,目前全球固态电池电解质包括三大技术体系,即,属于有机电解质的聚合物电解质,和属于无机陶瓷电解质的氧化物与硫化物电解质。蔚来方面未对其固态电池采用了何种电解质做出回应。

在1月10日的采访中,李斌强调目前蔚来采用的并非全固态电池,还是带有液体(电解质),“全固态电池的量产还是很远的事情,原因是目前固态电池的市场需求很低。”李斌表示。

锁定宁德时代?

根据李斌关于固态电池合作伙伴为“业内最领先公司”的表述,目前已和蔚来保持有供货关系的行业龙头企业宁德时代,亦有可能成为其固态电池的供应商。

按照蔚来1月9日披露的其固态电池有限的技术细节,除了上述提及的“原位固化固液电解质”工艺外,还有“无机预锂化硅碳负极”和“纳米级包覆超高镍正极”工艺。而这两大工艺宁德时代目前亦已有所掌握。

2019年3月,宁德时代发布消息称,其研发团队攻克高镍三元材料及硅碳负极材料等关键核心技术,率先开发出能量密度达304Wh/kg的电池样品。

不仅如此,上汽集团高端智能电动车品牌智己汽车在去年年底宣布,其车型将搭载与宁德时代共同开发的“掺硅补锂”技术的电芯电池,虽然能量密度为240Wh/kg,但续航里程同样将达到1000公里。“硅用在负极,锂正负极都有。”彼时,有宁德时代内部人士曾简单解释了“掺硅补锂”技术。

“现在来说预锂化一般采用锂粉‘撒’在负极上,这个对工艺和设备的要求比较高。宁德时代有这个技术。”招银国际研究员白毅阳曾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由此可见,宁德时代已在“硅碳负极”和“高镍正极”工艺领域达成了较成熟的技术储备。

即便如此,在部分行业人士看来,无论是真正意义上的固态电池,还是蔚来此次发布的“半固态”电池,均离商业化应用还有一段时间。“整个产业链还不具备大批量供货能力,产品也需要充分验证。”劲邦资本合伙人王荣劲分析表示。

“我们会全力加快(固态电池)量产。我们选择的是最好的、最先进的,也是能够量产的技术。”李斌再次对其固态电池供应商的身份“卖起了关子”,“我想合适的时候我们会跟大家交流,但是现在肯定还不是合适的时候。”

我们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因内容为机器人自动从互联网自动抓取,如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出现在我们的平台,请和我们联系处理邮箱zhou@360estorage.com,电话:18626060360,谢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