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丢帅保车 保变电气苟活 天威集团命悬

储能世界网讯:

罕见丢帅保车 保变电气苟活 天威集团命悬

    正是在央企背景的兵装集团进驻后,天威集团和旗下上市公司开始了在光伏领域罕见的大跃进,结果损失惨重。现在保变电气全力回归主业,而亏损101.4亿的集团则资不抵债

人若想预见未来,那么就得先回到过去—《速度与激情7》以这样的开场白开始了横扫中国票房的春季之旅。然而,如果真的可以回到八年前,那个充满雄性荷尔蒙速度与激情的时间节点,丁强以及小他十岁的董其宏,天威集团和旗下上市公司保变电气先后两位舵手,就真的可以对未来有另一种选择吗?

对于投资者而言,刚刚逝去的30天无疑经历了一个先尝两颗红枣而后挨上狠狠一巴掌的反转剧情。3月17日,总部位于河北保定的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发布撤销退市风险警告的公告。基于2014年财政年度实现营业收入38.95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达到6770万元,*ST天威宣布成功摘帽。昔日赫赫有名的天威保变,今天的保变电气,终于重获每日涨跌10%的自由身。

尽管有细心者注意到了一条关键信息:上一年保变电气通过转让子公司股权确认了9004.66万元的投资收益—这大概是其经历连续三年巨额亏损后首次录得正向数字的核心所在,不过,能通过财务手段解除退市警报总归是好事一桩。

福兮祸所伏,且慢高兴。仅仅20天后,作为保变电气母公司的天威集团也给出了自己经审计的财报。数据显示,这家1958年从输变电设备起家、特别在进入21世纪后大步迈入新能源领域的大型国企,2014年合并报表亏损高达101.4亿元,成为继中国铝业、东方航空和中国远洋之后亏损破百亿的国字号“四阿哥”。还有两个数字同样触目惊心—因所投资的多个光伏业务平台难以为继乃至破产,天威集团去年对相关资产的减值额度达到83.4亿元;此外,截至2014年末,天威集团净资产为-80.35亿元。严重资不抵债,这个结论已无需解读。

情何以堪!无论是保变电气还是天威集团,都曾是保定这座历史名城的荣光和骄傲,在乐凯胶片没落之后,甚至有当地人士将其比之继铁球、面酱、春不老后保定城的第四宝。尤其是一度冠名天威保变的上市公司,在上一轮牛市来临之际风华绝代,从2004年8月至2009年8月,该只股票五年间累计涨幅达2538%,当仁不让的众股之首,只2007年一年,其涨幅即达到528.68%,复权后的最高价是闪亮亮的305.99元,动态市盈率也攀上275.6倍的高位。

生子既如孙仲谋,老父更当雄霸辈。虽说归属市属国资委,但随着当地推出中国电谷计划,在风电和太阳能光伏领域提前落子的天威集团更引来一位巨无霸央企—中国兵器装备集团的浓厚兴趣,且最终在2008年1月将前者变成自己的全资子公司,同时还承诺在十一五和十二五期间分别给予150亿元和300亿元的支持,使天威集团在新能源板块上的收入和利润超过其传统的输变电设备业务。

当“互联网+”成为这个风口无所不能的金手指时,很多人或许忘却了,中国此前还有一个无比类似的“新能源+”时代,无锡尚德、新余赛维,当然还有自诩光伏组件世界第一的保定天威。而兵装集团与天威集团携手,连带一干分析师眼中大热的天威保变鸡犬升天,显然是一出于各方均有利的“合谋”。

储能世界网讯:

就兵装集团而言,只有将天威集团和上市平台天威保变纳入膝下,方能真正落实所谓特种产品、车辆、新能源和装备制造的四轮驱动战略,不仅擦亮其“中国最具活力的军民结合特大型军工集团”金字招牌,更能确保自身在2015年实现收入翻一番、利润200亿的既定规划。而保定方面在2003年被科技部授予国内首个“国家级新能源和能源设备产业基地”后,也急需通过一家实力雄厚的央企的投资背书明确地位,且与同样在新能源上发力的江苏、江西两地拉开差距。至于天威集团,尽管旗下上市公司主业优势明显,但投资英利集团的屡有斩获以及新能源远高于输变电的资本市场估值无疑更具吸引力。更何况,有了兵装集团追加百亿投资的承诺,速度与激情更待何时?

不能说只是一时头脑发热的形骸孟浪,从最初切入多晶硅领域,无论是投资新光硅业还是天威英利,一度均赚得满盆满钵—2007年至2008年间,仅这两笔投资就占到上市公司当年利润的60%强,从地方到兵装集团也认定找到了网球拍上的“甜点区”,现在就看如何加快挥臂速率,将球砸死在利润的压线区了。很明显,正是随着身份的迭变,天威集团和天威保变大幅加快了对光伏领域的全产业链渗透。请注意一个数据:从2008年开始,天威三年多时间连续上马了21个针对新能源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这其中除了对四川新津、乐山地区工厂的追加投资外,还以订货款转为股票和权证方式,收购了美国著名多晶硅制造商Hoku公司60%股权,以当时账面值判断,该笔交易天威方面初始阶段即支出1亿美元。

近日传出的消息称,兵装集团和天威集团对上述项目中的20个未履行董事会审议等法定程序,涉及金额高达152.75亿元。但,这个说法很难服众。作为集团和上市公司时任董事长的丁强,同时还兼任兵装集团总助,如此大规模、大金额、长时间的投入,身为军工背景且自2005年就在力推企业法律顾问制并强调“不搞花架子、不走过场”的央企却毫不知情,失职或者诿过,两者必居其一。

事实上,丧钟在2011年就已敲响。由于光伏产业开始陷入不景气,上市公司当年营收和净利分别锐挫29.93%和94.32%,只新能源板块就亏损了1.21亿元。幸好地方政府的及时雨总是能幸福地落在属地企业头上,2亿元补贴暂时掩盖了一切,哪怕执权柄者此时已心知:天威这件华丽丽袍子内部恐已爬满了虱子。

2012年末,丁强离开天威集团从此专任兵装集团的总助一职,董其宏正式接棒。对董氏而言,可以预见的未来几年,他工作的中心就是在如何处置劣质资产的同时保全上市公司的壳资源。三年后,他做到了,当然个中的代价包括负债10亿美元的Hoku公司宣告破产、注册资本达到9.45亿元天威硅业宣告破产,等等,等等。

速度之后一地鸡毛,激情之余哀鸿一片,除了计提减值、逐步剥离包袱资产已别无他法。至2014年7月,拥有央企背景的集团层面甚至罕见失去了授信额度,只能凭借信托渠道完成融资,即便如此,其后债权等级仍被不断降格直至“负面”。为了保住上市主体,兵装集团施予了决定性的援手—由天威集团向前者非公开发行1.61亿股票,至此,兵装集团终于成为名副其实的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同时,在以3.89亿价格抛售天威英利7%股权予集团外,上市公司所持兵装集团财务公司10%股权也以2.55亿元的好价被转给了南方资产公司。多重输血、转移资产的结果便是上市公司摘帽苟活,天威集团则直接爆出百亿亏损濒临破产。

梦,终有醒来的时候。过去的天威保变,今天的保变电气,名字转换背后是重回输变电主业的某种誓言,这倒蛮符合当下的潮流。4月11日,美国那家更著名的电气公司GE宣布,未来两年将剥离3630亿美元的金融业务,从此彻底回归高端制造业。GECEO伊梅尔特表示,未来将“关注于打造自己的竞争优势”。据悉,金融业务盈利一度占到GE总利润的半壁江山,而未来制造业的利润则将提升至90%。

是殊途同归吗?但愿!只是那个“新能源+”的时代,就如北岛所言,在镀金的天空中,已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我们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因内容为机器人自动从互联网自动抓取,如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出现在我们的平台,请和我们联系处理邮箱zhou@360estorage.com,电话:18626060360,谢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收藏主页及时了解储能产业链相关资讯,把握市场动态!360estora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