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新航虎口夺食,“宁王”挥舞专利大棒

作为中国的动力电池“一哥”,宁德时代对于敢从自己口中抢食的厂家,从不手软。

5月23日,宁德时代确认,由于涉诉产品价值金额巨大,公司向法院申请提升赔偿金额,要求中创新航(原名中航锂电)赔偿超过5.1亿元。中创新航方面则表示,目前公司处于缄默期,不会回应此事。

去年7月,宁德时代起诉中创新航侵权,并获得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宁德时代方面称,涉案专利涉及发明与实用新型专利,涉嫌专利侵权的电池已搭载在数万辆车上,当时索赔金额为1.85亿元。

中创新航则回应称,该公司坚持自主研发,提供给客户的产品都经过专业知识产权团队全面风险调查,确信其产品不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

有业内人士分析,在其他行业,龙头公司通过司法起诉打击同行的案例并不少见。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告诉雷达财经,宁德时代在乘用车领域市场份额被比亚迪超越,所以它会利用专利这种武器来阻止其他经营者前进的步伐。

“这个里面,它肯定是有商业目的,不会真的是这种纯粹从知识产权这个角度来去起诉的。”张翔认为,诉讼背后两家企业的份额博弈正在加剧。

专利权争夺战升级

2021年7月份,宁德时代一纸诉状将准备IPO的中创新航告到福州中院,指控后者涉嫌专利侵权。

宁德时代认为,涉案专利包含正极极片及电池、防爆装置、集流构件和电池、锂离子电池、动力电池顶盖结构及动力电池等5项专利,涉嫌专利侵权的电池已搭载在数万辆车上。

诉讼要求中创新航停止制造和销售上述侵权产品,并向其赔偿1.85亿元。同时,中创新航还被要求支付300万元,用于承担宁德时代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费用。

对此,中创新航否认提供给客户的产品存在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情形。在今年3月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说明书中,中创新航表示宁德时代的上述专利侵权指控缺乏依据,不会对其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5月5日,在宁德时代网上业绩发布会上,董事长曾毓群回应公司起诉中创新航等竞争对手时称,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

他提及,宁德时代与塔菲尔新能源也有过类似诉讼,并取得胜诉。塔菲尔新能源向公司提出技术授权需求,这样既能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创新,也能共同推进行业发展。

对于投资者担忧行业陷入技术同质化竞争,曾毓群表示,目前锂电行业技术还远未到同质化竞争的时代,材料创新还有高镍、高硅、M3P、钠电池、无金属电池、固态电池等新技术;结构创新还有CTP、AB电池、CTC等新技术;制造方面还需追求极限制造。

实际上,宁德时代似乎有意通过大手笔研发投入,构建一条专利权护城河。

根据财报,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研发费用达25.68亿元,同比增长117.49%;截至2021年底,研发人员数量已破万,达10079人,同比增长80.24%。

而在专利方面,宁德时代及其子公司已拥有和正在申请专利总数达到10222项,包括3772项境内专利、673项境外专利,以及正在申请的境内和境外专利合计达5777项。

在年报中,宁德时代还提到“公司作为原告/申请人涉案总金额为3.49亿元”,其中尚未结案的涉案总金额为3.43亿元。

去年,曾毓群两会时提交过《关于加强对锂电池知识产权保护的提案》,披露了锂电池知识产权诉讼的维权难度,呼吁加大对侵权行为的执法力度,构建新能源汽车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

时隔10个月,宁德时代对中创新航的索赔金额提升至5.18亿元,据悉是由于涉诉产品金额巨大,故向法院申请提升赔偿金额。

此外,在张翔看来,宁德时代索赔升级,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希望打击中创新航让它亏损甚至破产,或者让其IPO进度放缓或终止,以实现市场竞争的目的。

据中创新航招股书,公司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68.17亿元,经营利润为1.13亿元。显然,宁德时代的索赔额超过了公司全年的经营利润。

中创新航申请无效宣告

“宁王”来势汹汹,中创新航也有所反击。据招股书,公司已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上述五项专利权无效,目前正在审阅。

招股书披露,中创新航在去年8月份收到福州中院送达的宁德时代对其专利侵权起诉状后,随即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两件涉及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

资料显示,专利无效宣告是指专利权经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授予并公告后,任何单位和个人认为该专利权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自公告之日起可以请求国务院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该公告的专利无效。

尽管无效宣告对之前已执行的专利侵权判决不具追溯力,但宣告无效的法律后果,意味着被宣告无效的专利权视为自始即不存在。

5月7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告显示,宁德时代的一件名为”汇流排与线束板固定结构”的中国实用新型专利,被“宣告专利权全部无效”,无效请求人是中航锂电科技有限公司(中创新航)。

根据该专利说明书记载,这件专利申请于2016年9月19日,是用来在多个单体电池串联成组时,用汇流排将不同单体电池正负极进行连接。

资料显示,这是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纠纷中,已公开的专利无效结果中的第三件专利。此前双方涉诉的”防爆装置”专利,在经过专利无效请求程序复审之后,被认定继续有效;另有一件宁德时代的专利在中创新航发起的专利无效请求中,取得了部分权利无效的结果。

据“企业专利观察”,中创新航对宁德时代提出无效的专利,实际上并不止涉诉的五件,后续双方还有数件无效专利的结果会陆续公布。

包括5月16日,中创新航针对宁德时代的”电连接片及电池模组”专利发起的无效请求在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进行了口审(利权无效宣告程序中比较常见的一种审查方式),结果尚未公布。

据智慧芽专家缪恩生介绍,无效结果会有两种情况,第一种,专利全部无效,那么侵权诉讼也会终止;第二种,维持有效或者部分维持有效,那就回到法院继续审理侵权诉讼。

宁德时代起诉多个同行

除了向中创新航索赔,宁德时代还状告江苏塔菲尔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塔菲尔”)专利侵权,并且成功获赔。

2020年,宁德时代在福州高院起诉菲尔新能源,称对方侵犯了其动力电池防爆技术专利,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2亿元。

一审裁判文书显示,宁德时代的起诉对象共有三家,除了塔菲尔,还有其子公司东莞塔菲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东莞塔菲尔”),以及销售搭载涉案动力电池车辆的汽车经销商万国(福州)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下称“福州万国”)。

二审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塔菲尔构成对宁德时代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侵害,应依法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并判其向宁德时代赔偿2330万元,涉及经济损失和制止侵权的相关费用。

认定福州万国销售装配有侵权产品的电动汽车,构成销售侵权行为,应停止继续销售。

相比宁德时代提出1.2亿元赔偿金额,法院只判了不到3000万,金额大幅缩小。

据“德高行知情郎”的文章,最终的赔偿金额计算方式为:(侵权产品的总储电量)736515.6388kWh×(产品单价)1300元/kWh×(合理利润率,即宁德时代公司的平均营业利润率)24%×涉案专利贡献率10%,据此计算出侵权损失为2297万元。

有业内分析师表示,二线锂电池厂商的崛起,会影响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而专利诉讼可以起到制衡竞争对手的作用。

张翔以中创新航为例分析称,就算宁德时代在官司中没有取得胜利,但它也延缓了中创新航的发展步伐,也起到了提前打击竞争对手的目的。因为中创新航现在增长率非常快,如果按照这个势头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很可能赶上宁德时代。

继和塔菲尔的专利侵权官司后,今年2月份宁德时代又起诉了蜂巢能源。

宁德时代认为,2018年至2019年间,9名宁德时代员工在离职后分别加入保定亿新和无锡天宏,为蜂巢能源提供服务,违反了与其签订的《保密和竞业限制协议》,宁德时代要求这9名员工各赔偿违约金100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年初,蜂巢能源完成科创板IPO辅导备案,只等上市敲钟。

市场份额博弈加剧

频繁诉讼的背后,动力电池行业竞争加剧,产业格局正加速重构。

比如被起诉的中创新航,其前身是成立于2007年的中航锂电,成立时间比宁德时代还要早4年。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1年中创新航装机量9.05GWh,仅次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位列国内第三。

其招股书也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动力电池销量复合年增长率高达139.7%,增长率远高于国内前十大动力电池企业。

虽然宁德时代方面没有明说,但有消息称,中创新航存在依靠价格优势从宁德时代手中抢客户的情形。

比如,广汽新能源一直都是宁德时代和中创新航的客户,但宁德时代产能受限让后者抓住了机会,到2020年,中创新航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广汽新能源的第一供应商。

同样的剧情在长安汽车身上上演。另外,2021年以前,小鹏汽车是宁德时代的客户,但随着小鹏汽车引入更多电池供应商,中创新航进入供应名单。

实际上,在二三梯队电池企业拼命追赶之下,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有下滑之势。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发布数据显示,今年4月,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前5名分别是宁德时代、比亚迪、中创新航、国轩高科和欣旺达。

其中宁德时代以38.28%的份额位居第一,但与3月份50.49%市占率大幅降低,而比亚迪动力电池装机量份额则大幅提升,进一步缩小了与宁德时代之间的差距,两者市场占比只相差6%。

另根据新能源汽车产销合格证数据信息显示,4月国内新能源乘用车动力电池装机量前5名分别为,比亚迪、宁德时代、中创新航、国轩高科和欣旺达。比亚迪以35.9%的份额成功超越宁德时代33.5%的份额占据榜首,首次在细分领域获得第一名。

按照宁德时代内部人士的说法,电池装车量下滑受全国多点爆发的疫情影响,公司产量和客户生产均受到了不利影响。

面对竞争对手的合围之势,宁德时代加速产能扩张,研发下一代钠离子电池,切入储能、换电赛道,以寻求新的增长引擎。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宁德时代的基本盘依然稳固,后来者想要超越绝非短时间可以完成。但对手们的“低价”策略打压了动力电池价格,老大宁德时代不得不接受增收不增利的尴尬现实。

我们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因内容为机器人自动从互联网自动抓取,如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出现在我们的平台,请和我们联系处理邮箱zhou@360estorage.com,电话:18626060360,谢谢!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5月27日 下午8:59
下一篇 2022年5月27日 下午9:09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