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腾“造车梦”断?前CEO戴雷被“限高”、德国设计分公司破产

4月末,据海外媒体报道,德国慕尼黑地方法院近日下令对中国电动车初创公司拜腾汽车的德国子公司Byton GmbH进行临时破产管理。 拜腾是南京知行新能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其位于德国慕尼黑的分公司负责车辆设计与产品研发。

拜腾“造车梦”断?前CEO戴雷被“限高”、德国设计分公司破产

尽管此前有消息称,拜腾德国办公只占全球员工总数的一小部分(大约10分之一),但紧接着的5月初,曾经担任拜腾联合创始人兼CEO、2021年加入恒大汽车的 戴雷 (Daniel Kirchert),被“限制高消费”,原因是其在运营拜腾期间遗留的诉讼案件。

拜腾“造车梦”断?前CEO戴雷被“限高”、德国设计分公司破产

拜腾“造车梦”断?前CEO戴雷被“限高”、德国设计分公司破产

“限高”、破产双重打击又将这家新能源公司推到了风口浪尖。

早在2020 年 7 月,拜腾汽车被曝负债 86 亿元,中国区停止运营,北京、上海办公室退租,南京总部停产停工,全球员工总数迅速从约 1500 人锐减至百余人规模。而到了 2021 年 1 月,拜腾中国区(不含香港)所有公司在已经停工停产半年后,又宣布继续“放假”6 个月。

拜腾造车梦断2021?

拜腾“造车梦”断?前CEO戴雷被“限高”、德国设计分公司破产

一、落后的技术路线,过于超前的设计

2020年是新造车们“翻身”的一年,全国全年接近140万台新能源车总销量盘活了蔚来、理想、特斯拉等为首的新晋品牌。

然而,由于量产不顺利,拜腾首款车型M-Byte没能赶上“油转电”第一波浪潮。

有声音称,一方面受管理和执行团队浪费时间,拜腾错失机会;一方面,曾经相同价格的竞品已经搭载了更长续航的电池、更智能的车机,拜腾早在2018年CES推崇的“那一套”已经不吃香了。

今年 1 月,拜腾汽车曾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合力加速推进拜腾首款车型 M-Byte 的制造工作,争取 2022 年第一季度前实现量产。依然沿用上一代设计团队的成果,似乎在未来2年内完全失去优势。

笔者认为,M-Byte最大的亮点无疑是车内那块48英寸的共享全面屏。

拜腾“造车梦”断?前CEO戴雷被“限高”、德国设计分公司破产

前CEO戴雷曾向媒体得意的介绍,这块48英寸的曲面屏,是耗时两年多时间与京东方合作打造成车规标准。并且,方向盘及驾驶员触控屏也花了两年多时间开发。在量产版的车型上,还增加了前排中间位置的副驾驶触控屏。

也就是说,光是人机方式,拜腾就做了数种,将过多资源倾斜在底盘、车身、自动驾驶之外的部门,似乎并不能满足新一代用户对智能车的需求。

前CEO戴雷说过M-Byte定位高端中级SUV,起步价会在30万以上。

时过境迁,同样是纯点SUV且价格在30万附近的蔚来ES6和特斯拉Model Y已经在市场上大幅领先。数据显示,就在刚刚过去的4月,蔚来汽车旗下的ES 6单月销量达到3163辆;国产ModelY 销量5407台。

二、富士康“再接盘”

当造车新势力大多选择代工生产的合作模式,蔚来合作江淮,小鹏第一台与海马合作,而拜腾却开始自建工厂,这或许是其烧钱快、量产一拖再拖的根本原因。

拜腾曾计划,第一款车其在南京建设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制造基地,规划总产量30万辆,计划到2019年10月就可大规模量产。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2017年拜腾汽车还以1元的价格收购了天津一汽华利汽车,由此获得了造车资质,不过其也需要承担华利8亿元的债务。

结果不出意料,拜腾把86亿元资金烧光,车却没造出来。

同时,曾经在资本市场的香饽饽也拿不到新一轮融资,公司在2020年中直接宣告溃败,并在2020年12月31日发布公告,表示从2021年开始,将延长停工停产期6个月,至2021年6月30日止。

拜腾“造车梦”断?前CEO戴雷被“限高”、德国设计分公司破产

根据统计显示,拜腾汽车自2017年成立以来总共进行了4轮融资,总金额高达84亿人民币。但时至今日,拜腾首款车型M-Byte SUV仍然尚未实现上市交付。

富士康为何“接盘”拜腾。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前者早期投资过拜腾,持有大量原始股,如果亲自下场盘活拜腾,撑到下一回融资,这笔股份将有巨大变现利润。

二是富士康早年便开始试水电动车,随着新能源转型加速,其亟待需要一个成型车做跳板,证明自己的“造车基因”,扔掉低利润电子代工业务的帽子。

如今,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拜腾汽车,成了富士康入局新能源汽车的“抓手”。

在多年前,富士康便开始试水电动车业务,只是在很多项目中匆匆来去,并未取得显著的成效。近年,全球产品代工富士康的手机电子业务增长明显放缓,2019年富士康年营收同比涨幅不到1%,其迫切需要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富士康再投拜腾,像极了暴发户富二代垂涎隔壁“班花”,找机会补齐自身技术短板,硬要和车联网、自动驾驶挨上边。

三、钱途未卜,唯有上市?

造车梦断,拜腾将何去何从?

在国内新势力中,头部三强的蔚来、小鹏和理想都已经在美上市,且在去年7、8月一段时间,接连触及远高于一级市场的估值。

拜腾似乎也不想错过这场盛宴。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拜腾正与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进行洽谈,希望通过合并借壳上市。信息来源显示,拜腾正与潜在SPAC公司和投资者就上市事宜进行谈判,最早有望于今年完成上市。拜腾的其他大股东还包括一汽集团和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

SPAC是美股IPO的一种形式之一,近些年才开始兴起,比正常上市流程更节省时间以及大量IPO费用。壳公司通过SPAC“反向收购”的方式可为私募(PE)、实体公司(这里指拜腾)以及二级市场投资者之间提供基础流动性条件。

业内人士认为SPAC瞄准的都是规模较小或者盈利前景不明朗的公司,而且本质是以吸引散户投资者为主的融资方式。

截止发稿,在刚刚过去的4月,只有13家SPAC上市,融资规模为30亿美元——这与3月109家SPAC融资354亿美元相比,跌幅巨大。

据了解,另一家准备SPAC上市的整车公司,是刚刚完成“去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FF)。

落后于竞争对手、融资环境恶化,拜腾的“造车梦”断,“上市梦”似乎同样不明朗。

我们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因内容为机器人自动从互联网自动抓取,如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出现在我们的平台,请和我们联系处理邮箱zhou@360estorage.com,电话:18626060360,谢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收藏主页及时了解储能产业链相关资讯,把握市场动态!360estorage.com   加微信:18626060360 进储能群
中国化学会首届全国能源化学学术会议第一轮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