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向上增长空间有限 储能或是“突破口”

储能世界网讯:面对“内忧外患”,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一直在积极谋划。一方面,继续扩大朋友圈,夯实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市场地位;另一方面,积极寻找动力电池以外的增量市场。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储能之声】 ID:chunengzhisheng 作者:冯优

继宁德时代财报交出漂亮成绩单后,其创始人曾毓群的身价也得到外界前所未有地关注。

5月4日,福布斯实时富豪榜(Real Time Billionaires)显示,宁德时代董事局主席曾毓群的身家达345亿美元,一举超过常年占据香港首富席位的李嘉诚和李兆基,登顶香港首富。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现在拥有的亿万富翁数量超过谷歌和Facebook等美国科技巨头。根据《福布斯》统计,共有9位高管和早期投资者的财富达到了10亿美元以上,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榜。

曾毓群及宁德时代高管身价激增的背后是该公司股价的持续暴涨。回顾过去一年,宁德时代股价一路狂飙,在2021年1月7日,甚至一度涨至413.2元高点,总市值9800亿元,与万亿市值近在咫尺。

宁德时代交出的财报成绩同样亮眼。4月29日,宁德时代发布一季度财报,实现归母净利润19.54亿元,同比增长163.38%;而其2020年度财报显示,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22.43%,超市场预期。

除此之外,根据韩国市场研究机构SNE Research公布的2020年全球动力电池市场相关数据,宁德时代以34GWh的装机量,成功连续4年蝉联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榜首。

不过,无论是曾毓群还是宁德时代,其“王座”并不稳固。

此次曾毓群成为香港首富并非首次。今年1月初,他就曾以353亿美元的身家成为香港首富。然而,外号“超人”的李嘉诚靠着旗下长实集团在视频平台Zoom上的投资战绩,很快就重回首富宝座。

宁德时代的霸主地位也并非坚不可摧。自2020年以来,其市场地位屡次受到LG化学的威胁。2020年3月,LG化学装机量首度超过宁德时代,坐上全球动力电池头把交椅。且LG化学连续扩充产能,攻势猛烈。

从国内市场看,宁德时代在国内市场动力电池占有率已超过“半壁江山”,向上增长空间十分有限。

从国际大环境看,除了面临LG、松下等强者的同时,还有大众、戴姆勒以及TDK等强劲对手已经或表示将进军动力电池领域。

面对“内忧外患”,曾毓群一直在积极谋划。一方面,继续扩大朋友圈,夯实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市场地位;另一方面,积极寻找动力电池以外的增量市场。

储能弯道超车

储能正是曾毓群选择的“突破口”。

根据宁德时代发布的2020年报,其海外业务和储能业务是主要亮点。其中,储能业务销量达2.39GWh,同比增长236.62%。

众所周知,储能电池和动力电池互为一体两面,二者相互促进,相互依存。

在动力电池方面,宁德时代在行业上、下游均占据强势地位,在电池主要原材料钴、锂、镍端均有布局。由于储能电池与动力电池在电芯原材料方面基本相同,因此储能电池也会受益于其动力电池资源优势。

与此同时,动力电池庞大的规模效应也在带动储能系统成本节节走低。

此外对比宁德时代的毛利率也可以发现,2019和2020年的储能系统毛利率显著高于动力电池系统。

111.jpg

数据来源:宁德时代财报

实际上,随着前期储能市场布局逐步落地,宁德时代在储能市场已实现弯道超车。

根据CNESA发布的《储能产业研究白皮书2021》显示,在2020年中国新增电化学储能装机规模排名前十位的储能技术提供商中,宁德时代连续两年占据榜首。

222.png

宁德时代储能业务的飞速发展,还得益于曾毓群在该领域的合纵连横。凭借规模与品牌优势,曾毓群在全球范围内笼络了诸如Powin Energy、易事特、国网综能等众多颇具实力的储能合作伙伴。

在宁德时代的储能布局中,其合作伙伴既有终端客户,也涉及PCS、BMS等领域。曾毓群搭建的这条完整储能产业链覆盖上中下游,已雏形初现。且在碳中和背景下,其储能业务的前景不可限量。

挑战日益严峻

截至目前,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系统业务和储能业务领域都表现不俗,但其背后的挑战也日渐凸显。

除上述“内忧外患”,其财报数据也存在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首先,是成本与收入“倒挂”的现象日益严峻。根据财报推算,2020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均价为0.89元/Wh,2019年为0.94元/Wh,2018年为1.15元/Wh,其单位收入呈现出逐渐下滑趋势。

伴随着收入下滑,其成本下降却近乎停滞。宁德时代2020年动力电池系统的平均单价成本约为0.65元/Wh,而2019年宁德时代的这一数字为0.67元/Wh,下降幅度已经远远小于其收入下降速度。

其次,是产能利用率不足。近年来宁德时代产能增长非常迅速。2015年宁德时代的产能仅有2.6GWh,到2020年增长到69.1GWh,随着产能的高速增长,其产能利用率下滑的问题逐渐暴露。

2019年宁德时代的产能利用率为89.17%,但到2020年其产能利用率则下降到74.83%。这其中固然存在疫情影响的因素,但其扩张产能导致产能闲置的因素也不能忽视。

根据「储能之声」统计,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宁德时代扩充产能的投资已逼近800亿元,且其中不算最新投资的190亿元储能投资项目合约。

如此大手笔的产能扩张计划,必然会在一段时间内导致产能闲置的出现,进而使其产能利用率出现下滑。

因此,未来如何解决成本与收入“倒挂”、产能扩张以及产能利用率不足的问题,是宁德时代的当务之急。

原标题:宁德时代曾毓群问鼎香港首富,王座之下隐忧显现,储能或是“突破口”

我们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因内容为机器人自动从互联网自动抓取,如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出现在我们的平台,请和我们联系处理邮箱zhou@360estorage.com,电话:18626060360,谢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