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吉臻院士:在现阶段储能技术条件下 靠储能解决大电网问题经济性难以承受

储能世界网讯:“要实现我国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和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标,是一项十分紧迫、十分艰巨的战略任务,也是一项十分复杂的系统工程,必须科学规划,制定好不同时期的发展目标、重点任务和实施路径。”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吉臻近日表示。

在刘吉臻看来,面向2035年的能源发展战略思路为“化石能源清洁化、清洁能源规模化、多种能源综合化”。“这三者相辅相成。值得注意的是,能源革命技术方向的选择一定要与经济性结合,算清能源革命的‘经济账’。”

储能技术而言,刘吉臻表示,在大电网系统内建设电化学储能电站,10万千瓦不够就建设20万千瓦,如果还不够,再建30万千瓦行不行?很明显,在现阶段储能技术条件下,靠储能解决大电网问题,经济性难以承受。

氢能发展而言,在刘吉臻看来,在现有技术条件下,氢能经济性有待检验。目前生产1立方米氢气需要消耗大约5-5.5千瓦时电能,如果电价低于0.2元/千瓦时,制氢价格可以承受。只有用低价的可再生能源制氢才是正确的路径,加之氢能具有一定的储能属性,可将氢能定位为可再生能源的“搬运工”。

谈及海上风电,刘吉臻表示,碳中和背景下,海上风电在能源转型当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不仅是一个简单的风电,也不能看成是一个简单的新能源。与西电东送的局限性相比,海上风电我们有资源、离负荷中心比较近、不存在弃风的问题,但我们还要加大对海上风电资源的勘测、评估力度,把工作做细而不是拍脑袋,像探黄金、探钢铁一样,把这些宝贵资源探测清楚。

刘吉臻进一步指出,燃料电池方面,如果用铂做催化剂,明显不划算。再比如碳捕捉、利用与封存技术(CCUS),现有技术条件下这种处理方式是不可持续的,示范项目的成本相对过高,还将增加一次能源消耗。受控核聚变为探索性、颠覆性的前期研究,目前没有实质性进展。

“现有技术条件下,能源转型的‘经济账’一定要算清。能源转型过程中,技术必须和经济结合起来,先进的技术也需要合理的经济性。”刘吉臻通过上述例子反复强调。

谈及能源革命的未来,刘吉臻表示,解决人类未来的能源问题将依赖新能源电力,新能源电力安全高效的生产与利用将是新能源时代永恒的主题。化石能源清洁化是能源转型的基础,清洁能源规模化是能源转型的核心。能源革命不能一蹴而就,未来新能源占比将逐步提升,化石能源占比将逐步下降,但火电需要有“活路”,安全、高效、清洁、灵活、智能是火电未来的发展方向。

“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发展的背后,火电厂为其作了‘嫁衣’。没有12亿千瓦的火电装机,就没有今天可再生能源的蓬勃发展。现有技术条件下,如果新能源装机增加10亿千瓦,火电装机再降6亿千瓦,电网将立即崩溃。为此,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需要采取‘集中开发、远距离输送’与‘分布式开发、就地消纳’并举的发展模式。”刘吉臻最后说。

原标题:刘吉臻院士: 能源革命应因地制宜

我们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因内容为机器人自动从互联网自动抓取,如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出现在我们的平台,请和我们联系处理邮箱zhou@360estorage.com,电话:18626060360,谢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