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市值是不是泡沫,宁德时代登顶王座的无尽关卡

2018年6月11日,宁德时代登陆创业板,当时发行价格为25.14元/股,总市值只有不到500亿人民币。

截止7月23日收盘,宁德时代报547.01元/股,总市值高达1.27万亿人民币。也就是说,3年时间过去,与上市时相比,宁德时代股价大涨超21倍,总市值上涨了约25倍。

与高股价、高市值共同构筑宁德时代“三高”的还有其高达197倍的市盈率。然而技术路径的博弈、车企“狡兔三窟”的谋划、一超多强格局下跃跃欲试的竞争大军似乎都在暗流涌动。在机遇和风口加持下的宁德时代,“围剿和反围剿”的戏码还将持续上演。

造富机器面临产能不足

根据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的数据和前瞻研究院的预测,2016~2020年,中国动力锂电池出货量逐年上升。2020年中国动力电池出货量为80GWh,同比增长13%,2020年动力电池市场规模约为650亿元,到2026年我国动力锂电池市场规模有望突破千亿元。

6月28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已经与特斯拉签订协议,将在2022年1月至2025年12月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

订单排到了4年后,对于宁德时代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为了拿到宁德时代的供货,曾经在宁德时代蹲守一周。尽管小鹏汽车已经对这个传言做出辟谣,但是宁德时代的锂电池供货紧张的情况确是真事。

特斯拉旗下首款电动卡车Semi生产能力不足,其最主要因素就是电池供应短缺,同样受困于电池产品短缺的还有蔚来汽车,李斌曾经表示:“相比于芯片,今年二季度电池供应将是量产的最大瓶颈”。

为了提升产能,宁德时代在今年2月还加大投入,将在四川省宜宾、广东省肇庆、福建省宁德三地投建电池相关项目,总投资不超过290亿元。

 

万亿市值是不是泡沫,宁德时代登顶王座的无尽关卡
△宁德时代电池

红杉资本的沈南鹏在公开场合调侃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产能紧张时,小鹏、理想和蔚来都坚持要电池,你怎么分配?是需要跟你喝酒,还是多去几次宁德办公室?”

谣传也好,调侃也罢,都反映出宁德时代目前的生产能力远不能满足未来市场的需求。并且这种不匹配逐渐演变成车企对宁德时代的不满,一位知情人士说道,“只有宁德时代是先款后货,它是国内唯一能要挟车企的供应商,车企早就不爽了。”2020年,大众入股国轩高科,戴姆勒入股孚能,长城汽车也孵化了蜂巢电池。如果各大车企都自给自足,市场上还有多少蛋糕能留给宁德时代?

在动力电池技术路线上,由于在2020年,宁德时代的三元锂电池所带来的安全事故不断增加,曾毓群不得不在今年4月公开表示,宁德时代在未来 3~4 年间将逐渐增加磷酸铁锂电池的产能占比,三元锂电池的产能会逐渐减少。这意味着,宁德时代之前在三元锂电上积累的技术和市场优势将不复存在,转而会和比亚迪在磷酸铁锂电池上面展开正面竞争。

比亚迪挥舞“刀片”而来

数据显示,2021年1-5月,宁德时代在中国动力电池装机容量中的月度市场份额分别为53.1%、55.1%、50.2%、45.5%和43.9%,呈下降趋势。比亚迪市场份额持续提升,前5个月的装机容量分别达到13.0%、13.3%、12.5%、14.6%和17.3%。自给自足的比亚迪电池在下游车型热卖的趋势中,收获了持续增长的市占率。

不只是比亚迪正在迅速提升市场份额,位列榜单后的“各路诸侯”也都纷纷开疆拓土。

中航锂电作为其中黑马不容小觑,中航锂电的客户主要包括长安、五菱、广汽、吉利等。其中,广汽埃安、长安新能源是其核心供应对象,也是五菱宏光热销车型宏光MINIEV马卡龙 120km 版本的动力电池独家供应商。

作为国内动力电池前5大厂中唯一一家未上市的企业。此前有消息传出,中航锂电已经在跟资本接洽,并计划在2022年进行IPO。

 

万亿市值是不是泡沫,宁德时代登顶王座的无尽关卡
△比亚迪电池

除了各大车企销量的影响,动力电池技术路径的博弈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电池供应商的发展前景。

根据数据统计1-5月,我国动力电池产量累计59.5GWh,同比累计增长 227.3%。其中三元电池产量累计29.5GWh,占总产量49.6%,同比累计增长153.4%;磷酸铁锂电池产量累计29.9GWh,占总产量50.3%,同比累计增长360.7%。

值得注意的是,正是2021年5月,三元锂电池与磷酸铁锂电池的产量发生逆转,这也是近3年来,首次单月磷酸铁锂电池产了超过三元锂电池。

就在2020年,三元电池与磷酸铁锂电池产量之比为56.1%:43.1%。可见在短短的一年内,磷酸铁锂的增势再次复苏。

目前热销的比亚迪汉和DM-i车型都是采用刀片电池。5月,比亚迪新能源车销量为31681辆,其中,比亚迪汉5月销量为8214辆,新车宋PLUS DM-i车型销量也在快速增长。

磷酸铁锂相较三元材料而言,在成本、安全性上更胜一筹,而三元材料的能量密度仍然是高端新能源汽车的不二之选。但可以预见,随着充电桩的广泛建成,治愈里程忧虑的良药将不再只依靠高密度电池;而整车成本进一步降低也更符合新能源汽车普及的市场需求。

无论是汽车销量还是技术路径博弈,比亚迪都将裹挟着不可忽视的市场优势、技术优势给宁德时代带来压力。

国际化进程是未来“命门”

根据SNE Research数据,宁德时代已经连续四年夺得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第一的桂冠,全球装机量从2017年的12.1GWh上升至2020年34GWh,市占率也从17%增加到24%。

而最新的SNE Research数据显示,今年5月,全球注册的电动汽车电池装机量为19.7GWh,但是,装机量排在首位的不是宁德时代,而是LG。

LG 的崛起并对宁德时代形成攻势,与拿下特斯拉这个重要客户有很大关系。2020年11月,特斯拉与LG能源达成协议,为国产Model Y独家提供电池。今年5月,Model Y销量首次超过Model 3。这种强劲需求成为LG能源动力电池装机量增长的催化剂。

但LG化学最为显著的优势并非特斯拉的订单,毕竟特斯拉“狡兔三窟”,供应商也包括宁德时代。国际化,或许才是LG化学相较宁德时代的差异化优势。

 

万亿市值是不是泡沫,宁德时代登顶王座的无尽关卡
△新能源电池

数据显示,2018-2020年,来自中国市场的装机量占宁德时代总装机量的99%、86.1%和91.05%,海外需求占比非常少;反之,LG和松下来自中国市场需求的装机量,在2020年只占两者总量的21.77%和33.78%。有人曾经判断,如果不计入中国市场和特斯拉,那么LG和松下将占据全球70%的电池市场份额,中国市场对宁德时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对比宁德时代对中国市场的严重依赖,LG化学和松下的业务布局显然更为合理。这也是宁德时代一直求而不得的。一旦中国动力电池市场增长遇阻,宁德时代如此庞大的市场转舵势必艰难。

众所周知,动力电池的产业链——

上游:矿产原材料

中游:正负极材料、隔膜、电解液组装成单体电芯以及BMS系统开发

下游,才是动力电池整车系统,供货新能源车。

2020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业务收入394.26亿元,占总营收的78.35%,同比增长2.18%,毛利率为26.56%,同比下降1.89%。主要是由于上游原材料及部分辅材价格大幅上涨,其中碳酸锂、六氟等原材料价格更是翻倍,而原材料占整个电池成本的70%,上游原料如果价格暴涨,电池的毛利率就会被压缩。

在产业链布局上,LG也走在了宁德时代前面,由于LG母公司本身就涵盖动力电池所需的上游原材料,早在2017年,LG化学就与澳大利亚锂矿企业 PilbaraMinerals 公司宣布在韩国合资建造锂加工厂。后续还投资了5000亿韩元(约29亿人民币)在韩国建立一家电池正极材料工厂,目标是将其独立生产正极材料的能力提高35%,进行自产。

反观宁德时代,在产业链上游的布局进度迟缓。在2020年8月才宣布,拟围绕主业,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进行投资,投资总额不超过2019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50%,即190.67亿元。

内有追兵,外有堵截。被包围的宁德时代又将如何出招?

我们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因内容为机器人自动从互联网自动抓取,如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出现在我们的平台,请和我们联系处理邮箱zhou@360estorage.com,电话:18626060360,谢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优质广告位招租,点击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