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车不好卖!宁德时代一线工人:做四休三想加班 没活干盼着忙起来

排班从之前的“做7休1”变成“做5休1”甚至“做4休3”,部分一线工人最近“没班加”的烦恼,从微观视角反映出宁德时代的一些产线“没那么忙了”,也揭示着锂电行业开工率下降的现况。

“很多人离职呀……没事干你还来干嘛?” 近日,当财联社记者以应聘者身份打听工厂情况时,有宁德时代的在职工人如此反问道。在此次微观调查中,多位受访的一线工人向记者反馈“没活干”“收入减少”“晋升难了”,一些工人还动了跳槽另找工作的念头。

而就整个产业链来看,由于下游新能源车消费暂时不及预期,锂电行业整体产能利用率不足,作为行业巨头,宁德时代的情况或还算“尚可”。预期未来,有宁德时代受访工人认为,可能5月份情况会好转。另有行业分析师表示,锂电行业需至第三季度才能回升至去年高点。

工厂“没那么忙了”

回看2021年初,宁德时代因年终订单暴涨,为鼓励工人春节留守加班,以保证出货,曾设重金激励。那一年,无论是二级市场还是消费市场,锂电产业链均迎来了波澜壮阔的行情。

宁德时代旗下一工厂的工人林杰就曾见证这一高光时刻,其回忆道:“21年春节,加上过年留守奖能拿到一万四,不留守的话能拿9000多。”但现在呢,“5天8小时制,周六周日双休,扣完5险一金只有4000元多点,没得单子。”

2022年年报显示,截至年末,宁德时代在职生产人员达8.9万余名。“没得单子”或只是林杰个人所在产线的“局部情况”。而财联社记者近日采访多地工厂的30余名宁德时代工人了解到,“最近没之前那么忙了”已是普遍感受。

对一线工人来说,“不忙”最直观的体现就是排班日历。财联社记者综合了解多名工人情况获悉,有的人从之前“每天工作12小时,一个月(干)28天”变成“(每周工作)5天8小时”;有的则从“做7休1”变成“做5休1”甚至“做4休3”;还有的部门直接“放假2、3个月”,说“有活给打电话”。

其中,四川时代的质检部门工人郑书所反馈情况稍好,其3月加班总时长是30多个小时,但环比春节期间,彼时加班时长上限曾达60小时左右,此前旺季的时候,甚至对加班时间并未管控,当时“随便加,没有上限。”

在加班时间整体压缩后,有工厂还选择对轮班次数作调整,减少每班工作时长。据瑞庆时代前工序普工刘琨反映,从3月初开始,“两班倒”就变成了“三班倒”,即每天的24小时被切割成3等份——早班、中班、夜班,而他已经被安排上了一个月的中班。四川时代工人严荟也表示,“最近公司效益不好,这个月(3月)初实行了三班倒。”

财联社记者综合采访情况了解到,“没班加”以及“没有之前那么忙了”的受访普工居多,但具体工作时长和工作量则因为所处不同基地、不同工序、不同部门和不同岗位而有所不同。如有溧阳江苏时代的工人就表示:“现在是上13天休息一天,以前是上6天休息一天。你看我这半夜还没下班像(工作)减少吗?可能是别的基地(工作时间减少了)。”

已有工人选择离职

对一线工人来说,与工作时长直接相关的,是他们的收入。

据记者了解,宁德时代的上班时间分为A班(正常)、B班(双倍)、C班(节假日)和O班(休息),普工的工资增幅则主要取决于正常班以外的加班时长。在加班时间减少的情况下,工人收入随之降低。

林杰感叹道,“之前公积金我交700,公司700,就是1400元,还不算社保,包吃还包住,每个月强制休4天,到手也可以拿6000”,“不过也累呀,根本停不下来,12个小时呀”,“(现在)5天8小时制,周六周日双休,扣完5险一金只有4000多点”。

工资降低除了加班时间压缩,工人还反馈“晋升难了”。四川时代工人严荟表示,“待遇也降了,(以前)二升三级是半年,但现在要求高了,要两个高绩效。三升四,(则)要一年,五个高绩效,根本想都别想了。升级升不上去,你就拿不了多少钱。”

到手工资的明显减少,让一些人选择了离职。据受访宁德时代在职普工反映,近期离职人数变多,大部分是由于加班减少,待遇降低,所以选择主动离职,“每个月只有3000多,没班加不想等了”,一名已辞职的员工表示,“(辞职是因为)没班加。一个普工就靠加班那点工资,结果老双休。”

此外,四川时代电池搬运工人陈立告诉记者,没有主动离职的普工也可能因为被四处调换而选择走人。“各种找问题赶人走,例如人力对换,把员工(从不同工序)调来调去的,受不了就走了。”有四川时代的工人埋怨。还有工人反映,公司要求四川时代某基地员工调往其他基地,“不来的就放假”。

当财联社记者对严荟提出想应聘进厂时,其并不认可:“不招人呢,我们也没事干,每天8小时呢,还有些做4休3呢。”甚至反问道,“很多人离职呀,主要是在各种找问题赶人走,没事干你还来干嘛?”

但同时,也有个别受访员工表示,“都是主动走的,他又不会开除你,只是加班少忍不住就自己走了嘛”。另有此前离职的工人称:“(宁德时代)待遇好,管理严,我离职后悔了,本来今年打算重新入职宁德时代,但是今年估计很难招聘,应聘也是很严格的。”

财联社记者近日从宁德时代蓝领招聘客服、员工以及部分熟悉宁德时代情况的劳务中介公司人员处获悉,目前各工厂基本没有普通工人招聘计划,只对职员(如工程师)有需求。但也有个别劳务中介公司表示,贵阳刚投产没多久的分公司还有招聘计划,岗位包括操作工、物料员、仓库和质检等。

针对上述一线工人反馈的情况是否属实及工人整体开工情况等问题,财联社记者近日联系宁德时代相关人士,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行业整体开工率下降

这些受访工人或许没有意识到,“加班减少”如今不仅仅出现在宁德时代,而是整个锂电产业链的现况。据SMM调研,2023年3月,中国电芯产量为41.3Gwh,小幅环增1%,但较去年同期下滑3%。

产量降低的同时,产能却大幅增长。高工锂电今年1月的数据显示,预期2023年中国动力与储能电池市场总产能规划为2050GWh;中国动力与储能电池市场总达产产能规划为1455GWh。

据真锂研究所创始人墨柯的观察,“现在的动力电池厂产能利用率普遍来讲一半都没有。”墨柯认为,电池产业产能利用率的下降主要原因是:一方面,锂价此前跌势不止,库存减值压力大增;另一方面,作为新能源车的核心零部件,下游车企当前销量不及预期,叠加库存高企,因此要求电池端进一步降价,导致电池厂生产意愿不足,致使产能利用率降低。

在此情况下,以特斯拉为首的整车厂在今年初掀起了“价格战”的序幕。从新能源车产销数据看,3月份环比有所增长,但由于低基数的原因,二级市场对此并没有完全满意。

中汽协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我国新能源车产销分别达到67.4万辆和65.3万辆,环比分别增长22%和24.4%。而2023年1月,新能源车产销分别完成42.5万辆和40.8万辆,环比分别下降46.6%和49.9%。

从消费终端来看,根据墨柯的分析,新能源车消费不及预期首先与当前环境下消费者的收入预期和购买力下降有关;其次,过度促销宣传带来的后果是购买信心低迷,“买涨不买跌”的持币观望心理在其中产生了影响。墨柯认为,“当价格稳定了,给大家形成一个固定的认知之后,新能源车的销量才有可能会慢慢地起来。”

无论是产销数据还是“价格战”,电池端成为压力传导的重要环节。有电池厂内部人士透露:新能源车整车市场增速放缓,动力电池作为占整车成本最多的核心零部件,加上行业内前两年的产能扩张,所以更易受到压力的传导。相比之下,目前公司下游主要客户的毛利率却比较稳定。

隆众资讯锂电池分析师路天丽则分析称,目前行业内去库存阶段进入尾声,后续还需关注下游需求恢复情况,若需求积极回暖,上游价格稳定,电池企业订单有望回升。据其预计,电池行业需至第三季度才能回升至去年高点。

(文中林杰、郑书、刘琨、严荟、陈立均为化名)

只需1分钟续航200公里:宁德时代“巧克力换电块”已批量生产

我们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因内容为机器人自动从互联网自动抓取,如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出现在我们的平台,请和我们联系处理邮箱zhou@360estorage.com,电话:18626060360,谢谢!

(0)
管理员的头像管理员
上一篇 2023-04-19 22:23
下一篇 2023-04-20 09:29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