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财经

李斌在“危险”边缘疯狂试探 蔚来会在苹果造车之前站稳脚吗?

eT7

eT7 图/蔚来官网

就像四年前一样,1月9日晚,李斌抛出了一个新的可能性,同时亮出了第一张牌。

从难产到重生,蔚来首款轿车ET7来之不易却气势汹汹。按李斌的说法,这是一辆新技术彻底都到位的车,把想象变成现实的智能电动旗舰轿车。

毫无疑问,ET7在试图冲破智能汽车怪圈,把激光雷达和固态电池量产成为可能,让辅助驾驶到自动驾驶成为可能。

但李斌更希望,ET7能够无限接近智能汽车终极产品形态,能够成为行业新起点和一个标准,像苹果手机一样宣告一个时代的来临。

ET7的信号:成为标准

蔚来ET7价格为44.8~52.6万元,搭载最新的蔚来自动驾驶技术NAD(NIO Autonomous Driving)和全新150kWh固态电池,续航里程超过1000km。

有人说蔚来推出了一个“堆料”的期货,但显然李斌是有意为之,就像他在发布会上说的,“每一点安全提升,都值得全力以赴”。

蔚来最新发布的NAD全栈自动驾驶技术能力的核心是NIO Aquila超感系统和NIO Adam超算平台,从传感器配置和算力看,蔚来还是高举高打的风格。

NIO Aquila超感系统有33个高性能感知硬件,11个800万像素的高清摄像头,1个超远距高精度激光雷达,5个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传感器等;蔚来超算平台NIO Adam配备四颗NVIDIA Drive Orin芯片,算力高达1016 TOPS,按照官方说法算力超过7个Tesla FSD的算力总和。

李斌说,这次蔚来是采用了一步到位的方式,在他看来自动驾驶算力进入了爆炸时期,如果没有提前量的话,将来会比较被动。

从现阶段看,在自动驾驶路线上蔚来的做法与特斯拉形成明显差异,特斯拉采用成本较低的视觉路线,而蔚来坚决迈向了成本较高的激光雷达解决方案。

当然,关于两种解决方案业内早已经有了较高的技术储备,但最终都卡在了“量产”上,其实特斯拉恰恰是因为较早实现了视觉方案的自动驾驶量产,才使得它能够在市场份额、成本和口碑上都形成了明显优势。

“我们其实给了整个行业一个很明确的信号,就是从辅助驾驶到自动驾驶,需要到什么样的标准,我们其实给了行业这么一个新的起点、一个标准,也让大家知道AD这条路应该往哪个方向去走。”李斌表示。

在秦力洪看来,蔚来希望ET7对将来自动驾驶的构成、零部件的阵容来设定一个标准,“既然是标准,大家都用这个标准才有意义,我们其实还是希望面向将来的自动驾驶,所有的厂家、所有的车型都会在将来若干时间内,应该有类似这样的配置。”在他看来,感知、决策、控制三个方面应该达到一定的水平,自动驾驶才会成为可能。

一位自动驾驶技术专家对腾讯汽车表示,“目前电动车已经步入路线争夺,就和当年苹果和安卓一样,特斯拉的视觉模式已经不能满足行业的需求,自然会有新的解决方案。在路线不唯一,不确定的时候,和当年智能手机初期类似,堆料就是必然选择了。这个时候,大家会使出浑身解数,不断去刷新参数。这个是目前阶段的特征。但是汽车是个系统工程,除了必要参数,车规,维护,安全,可靠这些也要关注,高性能部件之上是整体的性能设计和融合,最终要达到相对最优的效果。”

当然,第一个量产激光雷达也不一定意味着成为一个标准,或者能够形成长期竞争优势,正如李斌所说,“做第一个量产注定要解决的问题要比后来的人要克服的问题多多了”。

蔚来首先拿出了打破常规的激光雷达“瞭望塔”式布局,李斌表示,车顶超远距高精度激光雷达和800万高清摄像头的视野更开阔,这种方案定义了自动驾驶时代的汽车外观设计。

李斌已经出牌,有消息显示小鹏、理想、ARCFOX等也将陆续搭载激光雷达,特斯拉会不会跟进?

一位自动驾驶公司高层对腾讯汽车表示,随着成本下降,在未来某个合适的时机,特斯拉一定也会用激光雷达,2022年或者会更早。

机会和困境:量产

李斌认为,2017年-2025年这一段时间是智能汽车逐步找到终极产品形态的过程,所以这段时间有很多挑战。

“机械硬件的迭代是五六年周期,但是智能化的硬件及软件迭代很快,所以怎么样保证地基能够给将来的路径、楼搭得足够高,这挺考验判断的。”在李斌看来,NAD路径是一个能够支持蔚来走得更远的一个方向。

但是从量产交付时间来看,ET7从大概需要一年多的时间,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这期间蔚来能否保证这个先发优势?供应商能否按时量产?

秦力洪从宏观层面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汽车行业没有秘密,永恒的门槛其实不存在。

“我们觉得在汽车行业,比别人早判断、早做,如果在关键核心技术能够领先两年其实就不错了。所以我们公布得早,会不会在一年之内或者别的公司也做同样的配置,我觉得这是有可能的。但首先他们也不会那么快,因为我们也不是昨天想到今天来发布的,也做了很多充分的准备,包括研发、供应链、对标准的研究。”秦力洪说道。

毫无疑问,ET7量产路上危与机并存,蔚来体系能力、与合作伙伴的协作能力和对手的动态都是不确定因素,需要有极高的对人、对技术和对时间的判断和“把控”能力来应对这些不确定。

蔚来的激光雷达供应商是蔚来资本投资的Innovusion,是2016年成立的一家初创企业,公开资料显示其激光雷达系统Innovusion Cheetah(猎豹)在2019年上市,从去年10月开始面向全球客户开放订购。

蔚来没有透露更多细节,但李斌透露,ET7搭载了很多新技术,芯片、激光雷达的量产时间都有了大大提前,为此蔚来做了非常大的努力。

全新150kWh固态电池的供应商目前还是保密状态,但是李斌表示,关于技术本身,蔚来是加速了它的量产。

“其实从技术的验证、小规模量产已经都有了,但是像车用的大规模的量产需要有人去启动它,这个研究了很长时间,我们全面评估以后认为能做到。我相信把整个行业车上量产的时间至少提早1-2年。”

另外李斌透露,其实蔚来把很多核心的合作伙伴的量产时间都提前了差不多半年,“我们就说能不能量产,如果量产不了我们就和其他人合作了,或者我们想办法帮助合作伙伴量产。”

“为了达成高质量量产,蔚来会派人到电池包的上游的上游的公司去帮他们提升质量,增加他们的能力。”李斌认为ET7明年一季度交付是一个合理的时间,他表示蔚来在合作伙伴方面做得非常体系,也越来越有心得。

上述自动驾驶专家认为,汽车是长期商品,和手机不同,再先进的参数也会有后入者的提升,长期还是考验系统的整合能力和对于用户的理解,蔚来踏出第一步,很值得关注,但是系统级的整合,后续期货的交付和服务,也更值得关注。

在李斌看来,蔚来一直能用最新的技术,这就反映了它的体系能力具有竞争力。

“比如说我们ES8是第一辆搭载EyeQ4的车,比行业领先10个月以上。这次也是第一个搭载英伟达DRIVE Orin芯片,也是第一个量产的,第一个量产其实就是技术体现,因为第一个量产和之后搭车还是区别很大。”李斌认为,包括激光雷达、算力及很多新的技术的发布背后都是这个逻辑,“说明整个行业最领先的公司对蔚来整个创新体系的能力有认可和信任。”

蔚来的对手:苹果

ET7的竞争车型是宝马7系,定价在宝马5系的区间,李斌强调,蔚来不是对标BBA,而是与其竞争。

但蔚来绕不开特斯拉,李斌和秦力洪也在无数次采访中试图解释二者之间的竞争关系,他们认为特斯拉更想成为智能电动车领域的大众、福特,而蔚来更希望是这里的BBA。

“如果你看我们的使命,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智能电动汽车,我们的目标确实不是让每一个人都买得起我们的车,这是做不到的。关键是支持我们的人是否觉得合算,这是我们在乎的。就像希望全天下人都成为我的朋友,这很美好,但是不可能。”李斌解释道。

NIO DAY发布会的采访中,李斌也首次提到了与苹果之间的关系,他认为蔚来这个品牌短期来看竞争对手BBA,长期看苹果可能是更长期的一个竞争对手。

“从中短期,我们让BBA的油车用户更多考虑智能电动汽车,如果真的和特斯拉去竞争的话,我们应该是和Model X竞争,即使ES8、ES6也是和ModelX竞争,我今年非常有信心,其实去年四季度Model S和Model X全球也就卖18000多台,我们卖了17000多台,大家都说Model Y和ES6怎么样打,我觉得Model Y应该叫Model 3 GT可能更准确。”

为什么说苹果是蔚来长远的对手?蔚来是希望做把科技和人文结合起来的东西,而李斌的判断是,苹果也会做科技与人文结合的东西,也会选择一个高端市场。

据《电动星球NEWS》称,李斌在小范围采访中表示,一个公司的基因和相信的东西和创始人紧密关联,苹果大概会在2024年推出自己的产品,它一定会出一个智能汽车的终极形态,但是苹果也有自己尴尬的地方,也就是到底能在那些地方打破大家的预期?

“所以我们最好趁着苹果在搞出终极产品之前,赶紧站稳脚跟,否则以苹果用户的忠诚度,很少有公司能够抵抗,还有它的现金储备能力,它有这样的潜力。”李斌说道。

从技术层面看,至少现在看蔚来已经抢先发牌,但现阶段,李斌正在试图用新的商业模式从底层逻辑改变用户对自动驾驶的认知。

蔚来认为,自动驾驶是跟软件相关的服务能力的表现,订阅费模式更合逻辑,“就像雇一个司机不一定要管他一辈子。我们认为自动驾驶真正重要的是每个用户到底能解放他多少时间、减少多少事故,它都不是100%的。”

ET7全部标配NAD的19项安全与驾驶辅助功能,NAD的完整功能,将全球首创采用“按月开通,按月付费”的服务订阅模式,服务月费680元。

李斌认为,辅助驾驶这是隶属于车的功能,因为它还没有建立起一个从车到云端的总体的闭环,用买的方式更合理。但自动驾驶已经把软件、云端迭代和数据完成了闭环,所以它像Cloud,订阅模式更合理,后期维护也是需要数据中心的支持。

关于定价和赚钱问题,李斌始终坚持蔚来不是成本定价逻辑,从给用户带来的价值考量,“希望在愿意付费的用户里面,他们觉得这是超值的价格”。

李斌表示随着量起来以后,整个车硬件定价已经有了合理的毛利率,那么680的(服务)定价将来是公司新增的毛利。“我觉得挺好,定高还是定低我们倾向于定低点,定低让用户能用上它来实现解放时间、减少事故的这么一个愿景,我觉得非常好。”

当然,从技术迭代到商业模式的闭环最终都需要一个靠谱的量产计划和行动来最终落地,蔚来在努力打破这个怪圈,试图让一个无限接近极致产品的量产成为可能。

结语:ET7极具竞争力,但它又极具争议。李斌的意图很明显,给激光雷达一个量产的机会,从而也让自己获得一个引领行业的机会。

2022年一季度蔚来开始交付ET7,一年后李斌能否如愿,需要队友的加码,也需要对手的参与。

我们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因内容为机器人自动从互联网自动抓取,如您不希望您的作品出现在我们的平台,请和我们联系处理邮箱zhou@360estorage.com,电话:18626060360,谢谢!

联系我们

1862606036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zhou@360estorag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